Contact Us
  • Contact:张生
  • Tel :020-86053869
  • Mobile :18929510813 张生(业务咨询)
    13423674469 罗旭(销售经理)
    18925069027 张小姐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(生产基地、技术服务)
  • Fax :020-87681238
  • E-mail :sgswkj@126.com
  • Address :广州市先烈中路100号中科院1号楼210-212

Home > 公司动态 > 破解“垃圾围城”需监管到位 The details

破解“垃圾围城”需监管到位

The author:adminThe release date:2013/3/20 10:11:44Click on the quantity:1144

 

破解“垃圾围城”需监管到位——访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科技标准部主任郭祥信

  按照统计,在中国,像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,每天都产生一万多吨生活垃圾。这些垃圾主要通过卫生填埋和焚烧发电来处理掉,然而,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,人口在增长,垃圾在增加,可填埋场已没有地方,焚烧厂也还未建起,使得我们身边的一座座城池,将要成为一座座垃圾场。

 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科技标准部主任郭祥信告诉我们,破解“垃圾围城”需要从两方面入手,一个是无害化处理,另一个是资源化利用。眼下,无害化处理是首要,资源化利用不是目的。到“十二五”末,国家要将垃圾处理的模式,从卫生填埋转到焚烧发电上来,这就需要建立严格的监管规范,来保证排放气体的清洁无污。对于政府而言,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

  快速处理垃圾只能焚烧或填埋

  能源评论:几年之前,“垃圾围城”就已见诸报端,如今,城市生活垃圾的处理有没有改善,还是更加恶化了?

  郭祥信:以前讲的“垃圾围城”,主要是指一线城市周边,存在许多简易的垃圾堆放场,给城市环境造成诸多负面影响。由于原先人们生活水平比较低,大部分垃圾都是煤灰,很少见一些包装塑料和有机物,所以都拉到城市周边,堆在那儿,埋在那儿了。像在北京周边,就有几千个这种简易垃圾堆放场。

  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速,城市人口越来越多,城市生活垃圾也越来越多。目前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这样一线城市,一天要产生垃圾一万吨以上,那么这一万多吨垃圾必须在一天之内要处理掉,否则就会对环境造成危害。因此,近几年,国家在这方面投入较大,每个城市都建了无害化垃圾处理厂,包括垃圾填埋厂与垃圾焚烧厂。在北京,有很多垃圾卫生填埋场,有一座运行的大型垃圾焚烧发电厂;在上海,有两座大型垃圾焚烧发电厂,3座垃圾卫生填埋场。眼下,只有卫生填埋和焚烧发电这两种技术,能够快速处理城市生活垃圾。

  能源评论:通过填埋和焚烧,一天能快速处理掉一万吨以上的垃圾吗?

  郭祥信:基本是可以的,这些大城市的无害化处理都接近90%,也就是说,有90%的垃圾可以通过卫生填埋和焚烧进行快速无害化处理。

  垃圾焚烧已经趋向产业化

  能源评论:这两种方式,处理垃圾的效率如何,是否已形成产业化运作?

  郭祥信:卫生填埋厂有一定的程序,垃圾车来了以后,倒一车,然后用压车机压几遍,压完了接着覆盖,有的是用土,有的是用膜覆;再来一车,再把这个膜掀开,但在垃圾车多的情况下,作业面暴露的时间就很长,会有一些臭味。

  而垃圾焚烧已经趋向产业化,除了发电卖钱以外,政府还补贴一部分,这样就可以循环运作了。现在大部分垃圾焚烧厂都是企业投资,政府给它签25~30年的经营协议,然后按每年吸纳垃圾量补贴垃圾处理费。

  当然,这两种垃圾处理方式各有利弊,卫生填埋的技术要求比较低,主要是占地费。但它的占地面积大,占地时间长,总成本算下来要比焚烧大。而焚烧后,就只剩下20%的废渣,而这些废渣还可以综合利用,需要填埋的量很少。从卫生防疫的效果来看,也是焚烧最好。

  能源评论:这么说,我们该鼓励焚烧的方式?

  郭祥信:现在不是鼓励不鼓励的问题,而是没有空余土地来填埋了,自然得考虑焚烧了。

  能源评论:但是,垃圾焚烧会产生有害气体,这是长时间来人们争论的焦点,现在如何来避免?

  郭祥信:现在大型垃圾焚烧厂都是按照每立方米0.1纳克来设计的,在世界上属于比较先进的,其烟气净化系统和烟气排放标准都是参考欧盟标准,包括颗粒物、烟尘、氯化氢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还有重金属等等指标。在管理方面,都是企业化运作,在焚烧厂建成之前,要对各个岗位的工作人员进行培训。与火电厂不同,垃圾焚烧厂烧的是垃圾不是煤,就要建设大型的焚烧炉,其操作也有一定规律,需根据季节的变化,把焚烧炉调节到最佳状态。另外,很多的大型垃圾焚烧厂都有烟气在线检测系统,烟尘都是实时显示的,操作人员和环保部门随时都可看到。

  当然,不管是填埋还是焚烧,都不可能百分百地消除污染,但是国外研究表明,做到符合标准的排放,应该对人身没有什么危害。我国垃圾焚烧厂基本离居民区都很远,而发达国家的垃圾焚烧厂往往都是建在市中心,我们要是按照他们的标准来排放,危害就会更低。

  垃圾分类越细处理越简单

  能源评论:在您看来,我国大城市垃圾处理遇到的最大难点是什么?

  郭祥信:实话讲,在技术层面上,没有什么难点,真正的难点就在管理。包括了前端环卫部门的垃圾分类收集、运输转运;末端垃圾焚烧厂和卫生填埋场的日常运行管理,都跟国外有一定的差距,还需提高。(来源:能源评论)

有一个道理需要明确,就是“垃圾分得越细,处理起来就越简单”。这方面,建设部一直在推动,还找了一些试点城市在做,但是效果不是很好,这需要居民的配合。其实,生活垃圾从源头来分就有两类:一个是干垃圾,另一个是湿垃圾。湿垃圾指的是家庭当中的有机物,占了总量的85%~90%;干垃圾就是可回收物,基本上都被家庭卖掉或扔在垃圾筒里被捡走了,这部分占到10%~15%。到了垃圾回收厂,基本很少有可回收的东西,可以直接送去垃圾焚烧厂烧了。而国外的垃圾有机物比较少,可回收的占多数,垃圾运到回收厂之后,会先把可回收的垃圾运到分享中心,统一处理,其余的直接送去焚烧。国外最值得我们学习的还是前端的垃圾分类收集,有的国家把垃圾箱分得很细,有可燃垃圾箱、不可燃垃圾箱、厨余垃圾箱、电池垃圾箱、玻璃瓶垃圾箱等等。

  数据、过程都需要监管

  能源评论:那么,末端的垃圾处理又存在哪些管理问题?

  郭祥信:现在,国家已经比较明确,到“十二五”末,垃圾处理要转化成以焚烧为主。如今许多城市都在建垃圾监管系统,比如说这座城市有5个垃圾焚烧厂,就要把这5个厂的信息都输送到城管部门和环保部门,城管部门监管垃圾处理过程,环保部门监管排放指标,两者共同监管,可以使运行更规范。

  我的工作就是主编垃圾焚烧厂的运行监管规范,主要从运营过程中来监管垃圾焚烧厂,比如烟气净化系统的运行,包括所需活性炭、石灰浆是否用够量等等,这些可以通过在线检测系统来监管。此外,还得安排人工进行现场监督一些重要操作工序。国外的企业由于做的时间比较长了,可信度也比较高,看它的排放数据就可以了,但是我国的企业公信力还不是太强,所以需要一方面监管它的排放数据,同时再监管它的处理过程。我们制订这个标准,就是要把过程给管住,不能光看它的数据,数据有时候也可以作假。

  能源评论:这样的监管应该是透明的,如果不透明的话,可能会有问题。

  郭祥信:对,我们在制定监管规范中,也包括了公众参与。垃圾焚烧厂周围的居民乃至市民都可以在网上看到排放数据,同时还定期邀请民众来参观监督垃圾焚烧过程 


 


收缩
  • QQ咨询

  • 在线咨询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